1 min read

藉由這篇文章,我們想跟你討論的事情:

目前健保署主要參考他國藥價來做為評估,但是其他國家的藥價是否真的適合台灣市場呢?

澳洲的醫療制度和台灣相似,為國家統一的健康保險制度稱「Medicare」(註),全民納保,所以也是國家為藥品單一最大買家的醫療保險制度。不過和台灣不一樣的,是澳洲同時還採用了類似英國公醫制度的GP(General practitioner)制,也就是民眾有病痛第一個是先看自己的GP,如GP認為病況需要專科醫師處理,才會進一步轉介給專科醫師。

在我們搜尋的過程中,發現澳洲的社會保險正面臨和台灣一樣經費緊縮的問題,甚至從2013年起還凍結了基層醫療總額的成長,基層醫師面對持續增加的經營成本,只能選擇自行吸收,或轉而增加病人的部分負擔,這導致澳洲面臨病人部分負擔居高不下,進而有許多病人因費用而放棄看病的問題(澳洲病人平均需自付17%的醫療費用)。這些問題使得澳洲政府開始進行制度改革,包括大規模的藥價控制政策。

今天我們將先為大家介紹決定澳洲藥品價格的相關規定,再進一步與大家分享正在進行中的澳洲藥價改革制度。

註:此處的Medicare指的是澳洲的全民健保,與美國的Medicare指的是65歲以上老人的國家保險不同,但兩個國家均用一樣的英文名稱。


 

決定澳洲哪些藥品得到給付的協議

Pharmaceutical Benefits Scheme (PBS)


Pharmaceutical Benefits Scheme (PBS)是澳洲健康福利法案(National Health Act 1953)中的一部分,它決定了在澳洲有哪些藥品可以被保險給付,而列於PBS上的要價則由澳洲健康部與廠商協商決定。目前這份資料每月更新,有興趣的人可以於澳洲政府的官方網站上查詢到詳細內容。

即使藥品受健保給付,病人還是需要付一定程度的「自付額」,超過自付額的藥費才會由健保給付。自付額每年調整,2019年的自付額為40.3元澳幣,弱勢族群的自付額則為6.5澳元。

PBS當中還有一個「Safety net」的規定,來幫助特別需要醫療照顧的族群:當一位病人使用PBS的藥費超過1550.7澳元時(弱勢族群390澳元),一般人的自付額可降為與弱勢族群相同,而弱勢族群則不用再支付部分負擔,Safety net的閾值也會每年調整

如果想用比較貴的藥物,PBS也有「Price premium」或稱「Brand premium」的規定。在PBS當中會有被澳洲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 (TGA)認定為equivalent的藥品,這些藥品的給付價格會統一是這些equivalent藥品的最低價;在某些特殊的情況,病人如需使用特定品牌的equivalent藥品,則可以多付費更換品牌。政府特別強調多出的費用不代表藥品有品質的差異,且這些多出的自付額是交給藥品廠商,非由政府接收。


 

從2015年開始的PBS調整計畫:

PBS Access and Sustainability Package

改變進行中


澳洲同樣也面臨人口老化及越來越多昂貴的新藥造成健保費用緊縮的問題,從2015年開始,澳洲展開五年期的PBS Access and Sustainability Package(預計施行到2020年),在眾多的改變中包括大刀闊斧地降低PBS上的藥品訂價,預計可幫政府省66億澳元,方法如下:

  1. 專利藥品如在PBS上超過五年,減價5%。
  2. 在PBS上成為學名藥品超過三年,價格計算刪除原廠藥的價格來計算。
  3. 複合成分的藥品相較於其個別單一成分的價格可相差到80%以上,將降低這樣的差距。
  4. 增加一年內學名藥可以被列上PBS的次數(從3次增加到6次),透過加速學名藥增列進而加速藥品降價。

這樣的降價計畫連續五年執行,並在每年的4月及10月公布降價名單,可以在稱為「Price Disclosure」的澳洲官方網站上查到。

2018年10月更通過更積極降價的新規定:當第一個被認為bioequivalent或biosimilar的學名藥出現在PBS上時,則原廠的藥價降價25%。


 

PBS制度下的一些現象


2016年時,普拿疼和aspirin等一些常用藥品從PBS中被取下,原因為當這些藥物列在PBS上時,價格甚至比自行購買的市場價格更高,讓許多需要這些藥品的弱勢族群需要付比市場價格貴上許多的價格才可以在處方中拿到這些藥品。


 

小結


當原廠藥退出台灣市場時,許多人都提出能不能有「自付額」購買原廠藥的制度,澳洲就提供了我們一個可以參考的模式;但這樣的規定也許還需搭配官方認定的療效bioequivalent,否則可能發生有錢人才能得到有效治療的結果,以健康為基本權利的核心價值來說,是決策者極力避免的現象。

查詢澳洲的醫療法令制度時,法規的第一頁花了很長的篇幅強調各不同利害關心人要「合作」讓病人可以取得且有智慧地使用藥物,並強調法令「需同時達到理想的治療目標與符合經濟效益的目標」。到目前為止的各國法規回顧中,醫起懶並沒有看過這種將「核心價值」設於詳細規則之前的做法。我們想,或許這種做法可以讓利害關係人面臨抉擇兩難時,能有可以思考並且依循的大方向,並且讓法令的推動以及由上至下、由下至上的溝通有共識基礎。

澳洲醫療法規定的政策制定方法,經常要求政府與「利害關係人」團體簽訂共識法令,PBS reform (澳洲的網站常簡稱the package)也是集結眾多不同單位的利害關係人所共同擬定,他們嘗試在這樣的基礎上達到廣面的共識。

The package除了對藥價的控制之外,改革也積極提倡學名藥及生物相似藥(biosimilar)的使用,並將省下的錢投入給付更多新藥,及更多創新的社區藥局服務當中,可以視為除了單純地給付藥品外,還企圖轉移投資在能提供民眾更多福祉的新藥及創新服務上。


 

醫起懶心情


這次我們在PBS Access and Sustainability Package看到澳洲政府嘗試以「投資轉移」解決目前有限資源的問題,同時以堅定的核心價值作為起草的出發點,這項改革對對民眾福祉的影響究竟如何?我們懷抱著與當初決定整理各國因應方式相同的心情,好奇接下來的發展,同時也期許自己能繼續追蹤下去。

在製作這系列的內容時,我們發現藥價控制確實是近年各國積極面對,同時政策也不斷改變的題目,針對這個問題每個國家都提出了一部分特殊的對應方式,並付諸執行。不同國家的經驗,雖然不一定適合我們使用,但參考其他人如何處理困境,也許可以提供大家更多思考的方向。

*醫起懶非常歡迎有經驗的觀眾們與我們一起討論,或是指正我們有誤解的地方。


 

參考資料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