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n read

附圖為醫起懶的文字雲
大家可以看看醫起懶目前關注的事物
http://page.board.tw/page/14467/cloud/




之所以關注這個議題的起因

欠稿太久只能來寫點心路歷程了


事情大概是發生在這個週末,醫起懶的懶編原想過個輕鬆自在的週末,咖啡吐司太陽蛋,老屋鳥啼再一杯咖啡,多舒爽的一天。

然而一早,甚至鬧鐘都還沒有響起來就驚醒有文章沒有寫完。吞個普通早餐店的三明治後就坐在家中陽台的桌子前,筆電擺在桌上,太陽斜斜照下來,手腕枕在的地方燙得自己坐立難安,一個字都寫不出來。正當煩惱之際恰好想到週五夥伴貼來的這個連結,羅列了許多之前收集不太到的數據,於是趁這個時間點嘗試把一些事情想得更清楚一點。




數據本身的有趣之處

以及數據之後難以掌握的場所


醫起懶身邊的夥伴們對於周遭的大小事都具備一定程度的嗅覺,然而在這個世代敏銳的直覺已經漸漸被數據的洞見剝除一些神秘感,粉絲專業的經營也幾乎已經綁定這樣的形式。包括發文的數據追蹤,使用文字的成效分析、標籤設置的完善程度,這些都使得文案創建的過程多了許多審定的步驟。

我們並沒有使用很多第三方程式,例如最近火熱的engage.Ai,或是可以在IG個人頁面上張貼額外landing page導流的Later(也有附屬的數據分析服務),我們大多是自己手動收集數據,手動貼在excel檔上,最後使用預先製作好的模板來產生報表(團隊分析人員大哭)最近則是稍微使用了專頁儀表板的幾個功能,包括文字雲分析團隊發文方向,追蹤各個時間點討論數量的波動等等,這些都非常推薦有在經營粉專卻還沒有辦法負擔額外第三方付費軟體的人們使用。

我們並不是數據分析的專家,在驗證與方法論之間也時常找不到對應的連結,與網路上眾多神人相比我們也只能算是嬰兒而已,仍在一步步摸索自己的方程式。

▌ 就以最直接的文字雲來講好了

醫起懶365天發文中,文字出現密度以及數量加權之後的前十名分別是:藥師、藥品、醫療、資訊、藥廠、團隊、學習、經驗、分享、糖尿病。前五項大概每個人都不意外,這是個由藥師為暫時性主體成立的團隊,我們的立場無可避免地具有這樣的特性,然而對醫起懶而言認清這樣的本質才是我們成長的開始,它存在,但不全然使我們的觀點喪失中立,也不減損我們對真相、資料探究的程度。

簡單說來這樣的文字雲除了讓專頁經營人確知自己的刻板立場或是思考方向,也可以讓每個閱聽媒體的人得知這裡到底都在「說些什麼」!這樣的認知將有助於我們辨別這個專頁在短時間是否有某些「變化」。

醫起懶認為這是識別的第一步:辨識模式。




關於這一年下來寫文章的感受

醫起懶懶編的一些觀察:長文與觸及率


一直到今年五月多的時候,醫起懶粉專第一次突破百篇貼文。由前期的分享文章、轉貼以及圖文懶人包的形式,跨越今年的年初,正式轉型成部落格類文章搭配少數圖片的長文,甚至有了一些採訪和讀書會逐字稿的形式出現。整體單篇文章的文字數量由400出頭跳一大截到了1000字甚至是1500字以上,平均閱讀時間來到了十分鐘的關卡。

我們原先心想這樣長篇的文章,會不會在這個時代而逐漸被忽略甚或是淘汰呢?在這樣的社群氛圍下我們不免戰戰兢兢,繼續秉持著醫起懶幾個人聚在一起的出發點:本來就是想把一些複雜的事情好好說,慢慢說,細細討論。雖然文章長度本不與內容的豐富性以及深刻度成正比,但仍有許多事情是就算篩檢到最後步驟,也還需要朗朗長文才能略述一二。再怎麼簡化,還是會出現與深化的交叉點,再過去之後到底該怎麼衡量,老實說我們並不知道,那已經是站在小丘上也看不盡地平線的蠻荒地帶了。到底該到什麼地方才能與自己的理想取得平衡呢?我們認為這是每個媒體心中不斷惦念的重要命題。

的確長篇文章如果以單一個字發揮的效益來看待的話(觸及率 / 文字總數),觸及率效益會被拉低,其中的差距因為文章種類而有非常大的歧異,這邊等待我們統整更加完善之後再來跟大家分享,然而下降是肯定的。因為這樣的數據分析,就會導引到一個數據導向的結論:「短文、時事、高互動」,這樣的經營邏輯。然而這樣的想法卻是徹底與我們的初衷背道而馳了,如同前面所述,許多議題的呈現並不是一個口號,一個登高一呼就足以解決的,背後的脈絡爬梳的過程漫長且費時,甚至會讓人失去等待結論的耐心

在這同時,也有一些事物是有別於數據所能顯現的,有些人會說這些東西是因為暫時沒有辦法被數據所囊括,例如說現實生活正在發生的事物,走在路上他人的視線,社交活動中每個於耳邊的低語。我們卻還是可以從中逐漸發現:「是的,我們正在被一些人們珍惜,理解與肯定。」這種肯定並不是因為我們跟上潮流,使用了討好每個受眾的種種技巧,它甚至是非常個人層面的,那就是一種對每件事物,最基本事實的追根究底與陳述,這些人們願意跟著醫起懶一起去看,一起去敲敲大象的象腿,先安撫好大象之後才好好地跟騎象人對談。我們希望能樹立這樣的空間,雖然很渺小,但是我們至少可以說在這個地方,這樣的需求與目標是被盡可能達成的。

醫起懶認為這是識別的第二步:深入了解與溝通




到底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呢?

有的時候連我們自己都會這樣問。


這一次醫起懶想藉由這個主題討論的不是粉絲專業的經營心法,這一次我們想談論的其實是網路極化的現象。

這一直是醫起懶日常思考的一個重要主軸,從單一二元對立面的議題說起,如前陣子百憂解退出台灣市場之辯,共有食藥署、原廠藥、台灣學名廠、藥局、醫藥師等眾多立場的聲音同時出現;例外一個顯見的例子則是近期獸醫用人藥的爭辯,藥師、獸醫師、食藥署、農委會等立場的聲音也不斷尋找著提昇公眾聲量的方式。

每個組織、每個人都在社群媒體的世代以分眾、市場區隔、注意力戰爭等關鍵字提升自己的市佔率,這樣的情況隨著社群媒體演算法的本質而被加劇。因此每個人的塗鴉牆都被某種程度的濾鏡給覆蓋。

Eli Pariser於2011年出版的Fliter Bubble已經大聲疾呼此問題的嚴重性,經過了五年的時間,美國總統大選爆出通俄門事件,以及隨後引爆的劍橋分析事件(可以觀看Netflix的紀錄片),表面上被著眼的重點是個人資料的誤用,然而真正讓知識份子感到擔憂的是網民以及網路可操控性的本質。或許悲觀的說法是當初WWW所建立的自由願景,已經在眾多事件的爆發下逐漸被政府、法案等等事物限縮,而我們活在某種無法被確立的保護網下,除了繼續堆疊這種濾鏡之外到底還可以做到什麼?

醫起懶從創立之初就有將這樣的命題涵蓋在日常的思索當中,目前的想法就是盡可能將議題中各個立場的角度表達出來,在過程中因為自身立場的迷霧不一定能完善地確保中立這件事,然而光是將各方陳述描繪出來,就具有非常可觀的力量,這一點在我們於這兩次「百憂解」以及「獸用人藥」的議題中再次確認。不只是醫起懶本身這樣做,現在也有許多媒體在第一時間嘗試讓「眾聲喧嘩」這樣的價值觀替代所謂的「定調」與「簡化」。目前在線上的有Readr、Matters、端傳媒等等,尤其推薦Matters,最近對廣大群眾公開申請後,站上的討論熱度筆直上升中。




那在這之後?

是不是能產生一些行動方案呢?


然而在媒體端有一些媒體嘗試用不同的方式把關,那在個人層面呢?我們也時常問自己這樣的想法,舉最常被拿來比較的政治性話題而言好了,人們經常性地忽略兩個維度,一個是不同端點構成的圖形,分布於不只是二軸,甚至是三軸的空間。而另外一個維度則是時間,許多事物用時間性延長的角度來看待,會立刻產生決定性的差異。

後者有賴於自己或媒體收集的時間軸資料,而前者則需要專頁儀表板之類的事物。例如說這次「百憂解退出台灣市場」之辯,第一時間或許不知道主要話語權落在誰身上,卻可以藉由聲量的大小來處理模式。

▌  識別的第一步:辨識模式。

使用專頁儀表板上的Tag功能(雖然不盡完善),查看各個議題的端點上聲量較大的意見領袖說了些什麼。為了辨別他們的立場則使用文字雲的分析,看看他們怎麼使用了哪些字,以及處理過哪些議題。板上討論的中位數高不高?等等數據來了解這個專頁。

▌  識別的第二步:深入了解與溝通

這一步最重要的部分是不停留於自己習慣的媒體,為了達成這個任務,專頁儀表板的Tag功能就非常重要了,舉政治性的議題來說,不只能看泛藍、也要讀泛綠,更要看看一些沒有被貼上這些Tag的政治性專頁怎麼說,觀察每個人說話的方式與他們面對議題討論的焦點,到底是嚴重衝突,還是被某些媒體推託成嚴重衝突。

▌  接下來就是識別的第三步:破解刻板與真相

老實說醫起懶就是於這一點上仍找不到一個可以述說的方法論,到底什麼是真相,在這個世代這都快要變成髒話似的詞語,而我們也只能不斷相信「對話會帶來更寬闊的視野」,一個不斷討論溝通的群體,有機會產出更適合大家的解答。我想這就是民主社會為我們帶來的啟示,也是哈拉瑞在《人類大命運》的卷頭提出的警示「他的一切對於數位時代的分析並不是為任何極權世界鋪路,要相信民主社會至今對人類造就的豐腴。」

我們難以產下一個簡易的解答,因為這樣的議題需要更多的研究與討論。至少這是目前醫起懶的想法。




延伸閱讀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