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n read

世衛專題|新冠肺炎

資訊時代下的新興疾病防疫:神速反應的政策及臨床處置

文章主視覺

農曆年後開始,我們每天下班、上班空檔或排隊買口罩時都會追蹤一下COVID-2019的疫情進展

「現在請我們的陳指揮官跟大家報告目前防疫的狀況……….」

「行政院長蘇貞昌對口罩配給政策發表回應…………..」

「針對昨日的新增病例……..」

「日本的防疫政策出現危機……..」

「中國對於COVID-2019進行嚴密的防堵政策….」

大家應該都有感受到這次和防疫相關的知識量,無論是在官方單位、專業期刊及民間,都因為網路時代的來臨而有前所未有的爆炸感,而COVID-2019在2020年1月30日被 WHO 正式提升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PHEIC)後,各國也大動作地開始進行一系列的防疫措施。醫起懶在被資訊炸的面目全非的情況下,也想要跟大家討論這次防疫過程中,全球及台灣在資訊傳遞、出入境管制及臨床處置上的政策方針。防疫知識深不見底,也希望前輩來跟我們分享相關經驗。

資訊傳遞

WHO作為全球疾病防疫的主導,是促使公衛資訊流通的即時性及平面性的重要機關,WHO可針對現有全球重大疫情開立緊急會議與各國專家商討對策,當WHO確認某事件屬於PHEIC後,WHO有權建議疫區發布「旅遊警報」與「出入境管制」,會員國也須向WHO通報疫區邊境的人流物資封鎖。此外,WHO還可擴大權限與各國藥廠、研究中心交換病學資料,協助加速官民合作對於疫苗、藥物的實驗與研發。從上述政策中皆可看出防疫策略傳達的一致性之重要。

「全球共享流感數據倡議組織」(GISAID)
https://www.gisaid.org/

「全球共享流感數據倡議組織」(GISAID)為科學界的防疫資訊平等性的力作之一,由多位全球頂尖科學家協議成立,過去為各種疾病數據(主要為流感)的資料流通,這次的COVID-19風暴,各國都將境內的COVID-19確診病例的病毒基因序列上傳,提供其他國家參考分析。

台灣經由多次的防疫經驗、長期的研究計畫的累積,這次的防疫我們不僅看到政府以科學方式進行有效防疫、中央到地方的資訊即時傳遞及地方到中央的快速資訊彙整,台灣的防疫成果備受矚目。例如,當年SARS爆發期間監測政策與基本再生數(R0)的變化發現「入境量體溫、醫師看診戴口罩」、「進醫院一律量體溫」及「搭火車一律戴口罩」可能對控制SARS疫情有效,這些經驗的累積都成為這次防疫COVID-2019的動能。

以下針對台灣防疫COVID-2019的重要政策進行說明,許多政策其實從SARS或流感的防疫需求就建置下來的,再度看出防疫經驗累積的重要性。

國家衛生指揮中心(National Health Command Center, NHCC)

台灣在防疫策略的迅速確實,其一重點在於2003年成立的國家衛生指揮中心(National Health Command Center, NHCC)。

NHCC的成立起因於2003年的SARS,考量當時防疫動員的危機處理,成立一個以疫災為主的防災中心,建構中央與地方的聯繫指揮據點,成為迫在眉睫的大事。位於疾病管制署的 NHCC 結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生物病原災害中央災害應變中心、反生物恐怖攻擊指揮中心及中央緊急醫療災難應變中心等功能,並且配備有完善的軟硬體功能與暢通的聯絡通訊系統,以提供決策者完整的災情及資源訊息。

防疫雲計畫

疾管署自2014年起結合雲端技術,與醫療院所合作推動「防疫雲」,為一項雲端傳染病自動通報計畫。

以往醫療院所的傳染病個案資料往往以手工鍵入的方式維護,透過防疫雲,可由醫院的電子病歷系統自動上傳,有效縮短醫院人員通報時間,提升疫情通報正確性與時效性。

「防疫雲」計畫也使醫院實驗室扮演傳染性病原體監測的角色。透過每年交換高達數十萬筆以上資料量,利用大數據分析,每日可自動產製重要病原體波動趨勢及發布警示,增加疫情資訊公開透明度。

未來疾管署將逐步擴大防疫資訊應用範疇,增加地區醫療院所的加入以及民間產業、學術機構與相關政府部門跨域介接與合作,邁向全民防疫的目標。

疾管家 Line

疾管家LINE 為目前國人最常使用的通訊軟體,據統計台灣2300萬人口,在台的活躍用戶就達2100萬人。

疾管局與宏達電合作開發的「LINE@聊天機器人-疾管家」於2017年開始提供民眾實用可靠的防疫資訊。而疾管家的角色在這次COVID-2019的防疫上也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不僅即時傳遞正確防疫資訊(包含確診人數、口罩配給資訊、重點疫區宣導、旅遊疫情建議、入境檢疫措施等等)也可提供民眾正確的諮詢管道,降低社會恐慌及錯誤訊息的傳遞。

出入境管制

除了資訊的即時性及平面性,全球防疫動員還有很重要的一塊為各國出入境的管制,WHO目前建議可針對疫區出入境的乘客進行相關防疫措施及限制,但未建議會員國進行任何的出入境禁止措施。

針對疫區的機場或港口進行出境檢測,可以確保及早發現有症狀的旅客以進行治療,避免疾病的擴張。然而,WHO並未建議各國檢測「從疫區入境的旅客」,主要原因在於入境檢測的有效性尚未被確實(且部分國家可能無法負擔入境檢測的成本),但也不否定實施入境檢測可能帶來的好處。

台灣與中港澳的交流密切,管制過於鬆散易導致疫情擴散;過於嚴密又會影響政經發展,因此政府在出入境的管制決策上,與輿論相比相對保守。

  • 1/28開始將中國的旅遊疫情提升至第三級警告,以避免所有非必要之旅遊
  • 2/6起國際郵輪禁止靠泊我國港口
  • 2/7日起禁止居住於中港澳的外籍人士入境
  • 2/10日起經中港澳轉機之旅客須居家檢疫14天;目前台灣也正在規劃入境檢疫電子系統,結合民航、衛生、警政系統對於經由中港澳的入境者做嚴密的追蹤與監控。

縱使保守,相較於 WHO 提供的建議,台灣的出入境管制也嚴密許多,依靠這樣的管制方式,台灣獲得了寶貴的防疫準備時間。然而台灣與中國經濟往來密切,進行出入境封鎖長期下來肯定會對經濟造成影響,如何中和如此措施帶來的結果,是我們下一步需要構思的議題。

以結果而論,WHO建議的管制方式顯得不足,輿論也開始批評WHO是否與中國存有政治干涉的問題。然而我們或許可以退一步,先不以政治立場來討論這個問題。WHO 為全球疾病防治的領導機關,下達任何建議時也須同時考慮對世界經濟的影響,以及其他會員國是否有資源可以執行此項建議。從這樣角度出發,或許比較可以理解近期WHO對COVID-2019的防疫策略。

臨床處置

對於醫療人員而言,COVID-2019病人的臨床處置共識是最迫切的需求。從新冠肺炎爆發之際,各國與組織甚至是個人就開始針對這些病例進行相關的臨床研究,迅速產出可供第一線醫療人員使用的指引:。

2020/01/14:WHO依專家群建議於2020/1/14發布疑似2019- nCoV感染者的臨床處置指引

2020/01/24:台灣參考WHO發布之臨床指引,於1/24發布 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感染臨床處置暫行指引(已於2/2發布第二版)供臨床醫療人員參考。

2020/01/29:中國發表了在武漢首批感染的 425 例病例的文獻分析,提供許多疾病傳遞資訊以及病毒可能有人傳人的跡象。

2020/01/30:德國針對該國的4+1位病人進行病例分析,了解到即使症狀輕微的病人也擁有高度傳染力

2020/01/31:美國詳細記載第一位病人的治療經過,發現remdesivir抗病毒藥品也許能有效治療COVID-2019

2020/02/12:台灣醫師發表症狀輕微,但發病前即具有傳染力的病例,具有醫學參考價值。

上述文獻都刊登於醫學界首屈一指的期刊NEJM,也可以看出學術界對COVID-2019的重視,提供全球臨床人員第一手的資訊。

此外,從COVID-2019的爆發開始,許多製造抗病毒製劑藥廠或是疫苗大廠也積極在運作,以搶得COVID-2019的治療先機,政府機關也積極地進行相關審核機制。雖說其中蘊含許多商業利益,但這些運作對臨床治療帶來的好處相信是必然的。

結語

隨著資訊發達與科技進步,各國可用於防疫的武器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好用,但RNA病毒的變異性高,從SARS、MERS到這次的COVID-2019都可以看出冠狀病毒對我們的威脅,更別提還有流感病毒了;再者,全球交通往來頻繁,也加速了疾病的傳播,如何有效利用現有的科技以長期抗戰世界級的疾病傳播是我們現在及未來的課題!

參考資料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發佈留言

Close Menu